您的位置:首页 >数字家庭 >

“便利侠”开创城市垃圾回收新模式 “收破烂”绝不是“作秀”

2020-06-09 11:15:46   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“叮,您有新订单!”手机App发出提示后,“便利侠”们穿戴好统一的绿色制服,别上胸牌,佩戴好白手套,规划好同一区域订单的最便捷路线,按照约定时间驱车赶往居民家中回收废品。分类、称重、计算价格、打包运输,一系列流程麻利且专业,一般一单不会超过10分钟。

“家里空间有限,物品更新、淘汰速度快,直接丢掉又太可惜,自从有了‘便利侠’,我在网上预约,他们上门服务,获得的费用直接存进我个人账户,非常方便且环保。”合肥蜀山区居民李阿姨是“便利侠”团队的老客户了,她感慨,自从来了这群年轻人,小区很多居民都在家主动把垃圾废品分好,也不再随处乱丢垃圾了。

“便利侠”是80后创业者邢卫创立的家庭废品一站式回收项目。邢卫毕业于一家985高校的电子与通信工程专业,从当年的IT学霸到当地小有名气的“破烂王”,邢卫和其团队一直致力于打造城市垃圾回收治理新模式,力图重新定义和制定相关行业标准。

“收破烂”绝不是“作秀”

毕业之后,邢卫曾在一家通信国企工作了10年。2014年,他决定离开这个外人眼中的“铁饭碗”岗位。“那时候,‘互联网+’概念特别火,很多行业都在尝试创新。我和合伙人经过详细考察,一致认为,环保领域将迎来创业‘风口’,想趁着年轻奋斗一把。”

在他看来,收废品的人也许“玩不转”互联网,互联网创业者也可能“看不上”废品回收行业。因此,他下海创业、试水废品回收行业并非“作秀”,他认为一方面可以填补类似创业项目的空白,另一方面也想摘掉人们对废品回收行业的“有色眼镜”。

2015年,邢卫与合伙人拿着四处凑来的80万元正式成立公司“便利侠”。

他坦言,刚创业时,大伙信心满满,一心想为废品回收行业注入互联网、信息化思维,树立新的行业标杆。然而,家人和朋友却抛出了质疑,他们觉得这个行业和年轻人“八竿子打不着”,哪有小年轻的蹬着三轮到处跑,和破烂儿、废品打交道?邢卫的父母虽然嘴上不反对,但是每个月都会问他:“这个月,你们工资能不能发出来呀?”

“过期药品、过期化妆品、纽扣电池、残留农药属于有害垃圾……纸的种类分为黄板纸、花纸、淋膜纸、白卡纸、铜版纸等。”那段时间,邢卫并未理会这些质疑,而是一心一意积累、学习环保相关知识,并亲自做市场调研,制定价格体系。

蹬过三轮、扛过家电

一开始,邢卫他们连捆废纸这个“基本功”都不会,经常刚下楼,一沓纸箱就散了,要拾掇半天。他就专门去废品站请教,学会正确的捆绑和绳索打结方法。

2016年,“便利侠”开通线上预约功能,一旦收到用户订单,“回收小哥”会上门分类回收塑料瓶、旧家电、金属等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。同时按照标准换算,给予居民储值积分。团队技术人员还搭建了线上商城,居民能用积分在此兑换垃圾袋、肥皂、毛巾等生活用品。

那段时间刚好是夏天,天气特别热。邢卫和合伙人每天早起,准备账本、绳子、秤、零钱等物品,接了订单就开始挨家挨户跑,热情服务,尽可能在有限时间内推介自己的项目,给居民留下深刻印象。

“起初业绩一般。有的居民嫌预约、登记太麻烦,就直接把纸箱、塑料瓶丢给小区物业保洁。还有的老年人不会用手机,也不需要积分来兑换物品。”邢卫还记得,有一年自己生日那天,一位员工突然离职,其负责片区的垃圾没人收,他只好前去“顶岗”,爬上爬下搬家电,大冬天硬是累出一身汗。

团队坚持“一个瓶子也回收”的理念,服务半径没有限制。但是订单零散,预约时间也不均匀,再加上人手不充足,有时从市中心跑到郊区才完成两笔订单,运营成本居高不下。“创业起步阶段,我和合伙人蹬过三轮,用肩膀扛过家电、家具,也分拣过很多之前从未见过的塑料废品。说实话,这一行不好干。”邢卫回忆,干了一年多,团队的回收客单价一直提不上来,收支达不到平衡,大伙有些灰心丧气。

不过,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2017年3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共同发布了《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》,提出到2020年年底,要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,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,并在46个城市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同时对生活垃圾的收集、运输、资源化利用和终端处置都提出具体规划。

垃圾分类再度成了社会热议的话题。

打通“最后200米”

“要再‘撑一撑’,接下来,人们的环保意识将逐步向节约、绿色转变,我们要利用垃圾分类推广契机,打造属于我们特有的废品回收模式和核心竞争力。”邢卫说。

2017年9月,他们经团合肥市委推荐,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《创业英雄汇》栏目;2018年5月,团队拿到第一笔来自专业投资机构的投资,开始思考服务模式的转型和升级,也尝试用大货车集中、定点运货和回收,将焦点集中在社区、小区的大体量订单,进行集约化管理、运营。

2019年,合肥市蜀山区相关部门向“便利侠”抛出了橄榄枝。此前,蜀山区就已经在合肥市率先启用“支付宝+垃圾分类”智能回收平台,与“便利侠”合作后,由“便利侠”工作人员承担上门服务职能,串联起“线上+线下”废品回收服务全链条。

“我们还增加了定时定点交投功能,提前收集小区、社区居民需求,在固定时间段,用准备好的大车集中收运废品,直接在网上结算、支付现金,解决居家废品回收的‘最后200米’,这项服务覆盖了230个小区。”邢卫介绍。

随着订单量持续增长,“便利侠”在蜀山区陆续建立起25个社区分拣站,打造包括区级综合分拣中心、社区分拣站、小区定点回收服务、人员上门服务的四级服务平台。其中,社区分拣站的专业分拣员完成二次分拣,将废品送到区分拣中心进行细分、压包、粗加工,随后,将可回收物送去纸厂、铸造厂等进行重复再利用,将有害垃圾送到政府指定的处理厂,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
每天,在各个站点间穿梭是邢卫工作的常态,他和合伙人曾连续几周去一个小区参与具体工作,只为让居民熟悉自己的业务,提高参与度。

一些小区原本就有固定的收废品的人,邢卫决定不和他们构成竞争关系,“便利侠”吸纳废品站小老板进入分拣站工作,整合了资源。

经过3年的努力,“便利侠”终于实现了盈亏平衡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“便利侠”队伍中,团队40余人平均年龄35岁,他们逐渐参与到城市治理的“大课题”中来,每天及时将各分拣站点的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数据收集、反馈给城管部门。“便利侠”还在货车车身喷涂垃圾分类知识,打造移动宣传阵地,并依托小区集中投放点和社区分拣站开展环保宣传活动,提高居民垃圾分类参与率。

2019年12月,“便利侠”获得团中央第九届“母亲河奖”绿色团队奖。“很多居民非常认可我们,知道货车几点来,都提前在小区里排队。”邢卫同时表示,由于废品的细分种类太繁杂,实现废品回收行业的标准化运作将是个漫长的过程。“但大伙有信心,继续创新工作模式,为垃圾分类、城市治理和环保宣传贡献更多智慧”。

相关阅读